[2008] 奇幻悬疑作品 《暗鱼》 (大约隔日更新)

楼主: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19 21:20:31 点击:13266 回复:289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26 21:27:00
  第五章 交易
  许擎川嚼着雪茄,仰在躺椅上。
  戛纳的海风有些凉,阳光却是异常明媚,走在其中,有炙烤的感觉。
  “你还在等我答应你的要求?”许擎川侧过头,对这身边的比基尼美女说道。
  女人摘下太阳镜,一对乌黑的眸子仿若含着一池碧潭。她叫丹妮,如果这个名字还不够响亮的话,或许说出了她的绰号,很多人都会惊惧万分——亚洲的“死亡代理人”!
  死亡代理人确切的说不是一个职称,而是一种职业。每个大洲都有一个——唯一一个——死亡代理人。他们要做的,就是平衡世界的力量。当发觉有谁的力量将要打破这种均衡的时候,他们便开始行动,寻找合适的人,消灭这种力量。
  所以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们是死亡的散布者。
  被他们盯上的猎物,从没有逃生的!
  丹妮微笑了一下,说:“许先生还需要继续考虑吗?”
  她侧过身,面向许擎川,身材一览无余。
  许擎川的眼睛顺着丹妮的大腿滑向胸口,小麦色的皮肤带来了更多的诱惑。作为一个三十二岁的男人,他不可能不为之心动。
  “丹妮小姐的身材,保养的很好啊。”许擎川咽了一下口水,色眯眯的笑道,“像你这样性感美丽的女子提出的要求,我当然要好好考虑了。”
  丹妮撩了一下散开的卷发,圆润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她的腰身匀称,小腹看不到一丝赘肉,大腿结实浑圆,绝对是个性感女郎。
  一段摇滚乐忽然响起,许擎川眉头一皱,不耐烦的拿起了手机,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犹豫了一下,他才接了起来。
  “是我,有什么事情?……你确定?”许擎川沉默了几秒钟,问道,“现在的情况如何?……嗯,嗯……你们不要轻举妄动,等我回去。”
  挂了电话,许擎川脸上重又挂起了色眯眯的笑意,然而丹妮此时却已经从躺椅上站了起来,面向大海。
  “丹妮小姐,你要去游泳吗?真可惜,我不能奉陪你,否则我就能……呵呵!”许擎川支起身子,眼睛扫在她光滑的背脊上,还有圆翘的屁股。
  “许擎川,”丹妮的语气忽然变得冷漠,她背对着他,缓缓说道,“你一定要用这种样子来面对我吗?”
  许擎川愣了一下,随即又换了那副玩世不恭的神情,调侃的说道:“身为死亡代言人的丹妮小姐竟然会这样说话,真是不可思议啊!”
  “如果有人听到,”许擎川重又仰回躺椅中,懒懒地说道,“一定会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呢。”
  丹妮浑身一震,沉默下来。
  海风带来潮水的气息,微微泛着苦涩。海鸟掠过天地间,留下瘦小的剪影。海的尽头,是与天交接的碧蓝,云朵仿佛轻薄的棉,游荡在期间。
  丹妮撩开她黑色的卷发,空气中散开淡淡的幽香。她头也不回的走向海岸,跃身投入那一汪碧蓝。
  “果然是女人啊!”许擎川叹了口气,拿起了手机。
  “我是许擎川,你提的交易我答应。只是我的条件你应该清楚吧?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亚洲的‘死亡代理人’由我来做;至于丹妮,她的生死由我来决定!”
  
  从戛纳回到B市,许擎川在飞机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。然而坐在他身边的丹妮,似乎就没有那么惬意了。
  对于死亡代理人的请求置之不理而又不用担心被除掉,许擎川是唯一的一个。并非是死亡代理人不想这么做,而是许擎川太强,最重要的是,他是重新平衡世界的唯一人选。
  接待许擎川的是一个英国男人,已经60多岁了,头发苍白,脸上的沟壑让许擎川想到了儿时母亲纳的鞋底。这个人名叫乔纳森,表面的身份是一家外资公司的董事长,实际上却是死亡代理人组织的二把手。
  “很高兴你能回来。”乔纳森热情的伸出了手。
  许擎川微笑一下,将行李包递给了他。乔纳森尴尬的一笑,将行李转给手下,忙赶上许擎川的脚步。
  “时间很紧,我们必需要尽快制定解决方案。”乔纳森挡在了许擎川面前,他的身高尚不及许擎川,不由得又退后一步,才免去了仰望的尴尬,“我的人已经在那边布置好了,你随时都可以过去。”
  许擎川无奈的舒了口气,问道:“你答应我的事情都会兑现,是吗?”
  乔纳森不满的回答道:“你在这时候还要做出什么要求吗?这是交易,我可是个生意人,绝对不会食言!”
  许擎川耸耸肩,笑道:“那好,我现在就去,丹妮做我的助手,其他的人全都撤走。我只要一个月的时间,一切都会回到正规上来。”
  乔纳森怀疑的看着许擎川,半天才说了一句:“这是决不允许失败的!”
  “我也从不随意承诺!”许擎川盯着乔纳森的双眼,从容的说道。
  “好吧,我相信你。”乔纳森又看了一眼丹妮,她的脸上尽是惊讶。乔纳森想不透许擎川的目的,却又无法拒绝,只能问: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  许擎川眨了一下眼睛,笑道:“我刚刚说了,就是现在!”
  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27 12:52:00
  作者:呆呆小33 回复日期:2008-8-27 12:15:00
  ======
  你一声呼唤,我全身麻翻。。。。。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28 21:28:00
  第六章 死亡预告书
  萧狼脸色苍白的在家里躺了一周,既不敢派人去林凡的公寓打探,也不敢看电视中的新闻报道。
  宽大的落地窗将一天的阳光尽收在房中,萧狼的床紧挨着窗,不放过一丝的明亮。他恐惧黑暗——所以要求自己的房间一定要向南,所以要求自己的房间一定要有宽大的落地窗,保证从日出到日落,每时每刻都有阳光的存在。
  他蜷缩在阳光中,由狼变成了羊。他的恐惧就像他的影子般被放大。现在的他只是在等待,就像5年前一样——在一个阳光可以一直照射到的地方静静的等待恐惧的到来。
  夜晚,萧狼的别墅里灯火通明。
  他的手下不知道老大究竟在恐惧什么,一个个如临大敌,气氛异常的紧张。
  凌晨两点的时候,萧狼叫来了他的私人秘书,游少君。这是一个身材不高,却精明能干的女人:她一身黑色职业套装,气质典雅,头发盘在脑后,露出光洁的额头;她的脸上总是冷冷的毫无表情,只有当萧狼询问她时,才会显露出肯定或否定的眼神。
  “通知香港龙狼会的莫五,日本黑木组的森本,还有意大利黑手党的德尔佩诺13号那天来这里,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谈。”萧狼满眼血丝,整个人仿佛被吸光了精气,没有精神。
  “如果他们问起……”游少君问道。
  “如果他们问起,”萧狼立刻打断她的话,说道,“就说,一切就像五年前一样。”
  “好的。”游少君的回答中依旧不带任何感情。她走到床前,从手中的文件夹里拿出一张白色信封,递给萧狼。
  “这是今天早上收到的,没有见到送信人。”游少君说明道,“信封上指明必须要您亲自看,所以我们只是检查了信封内部,没有检查内容。”
  萧狼点点头,示意游少君离开。
  拆开信,萧狼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全身的冰冷感不亚于与暗鱼面对时。
  
  “亲爱的萧狼先生,
  我谨代表死亡代理人组织遗憾的通知您,您已经被我们划入了执行消灭的名单中。如果您收到并看到了这封信,请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,减少双方不必要的麻烦。
  亚洲死亡代理人 丹妮
  本次死亡执行人 许擎川 ”
  许擎川!
  为什么他会被选择为死亡执行人?如果只是为了杀我,随便找一个一流的杀手,就可以了?为什么要选择许擎川!!!萧狼颤抖地双手再也拿不住信笺,任它滑落到了地上。
  “少君……”萧狼竭力压住自己声音的颤抖,然而听起来却没有多少效果,“听着,立刻联系他们,我要马上与他们视频会议。时间来不及了!”
  “好的。”游少君点点头。
  回身的时候,游少君瞥到了地上的白色信笺,她正要走过去,却被萧狼喝止:“不用管这些东西了!快去!告诉警卫们,一只蚊子也不准放过!一旦有陌生人靠近别墅,格杀勿论!”
  
  屏幕中坐着三个人,他们的表情都是相同的严肃,甚至是满怀忧虑。
  萧狼刚刚给他们念完死亡代理人的那封信,明亮的会议室中,气氛压抑。
  莫五吸了吸鼻子,光亮的脑袋在屏幕前晃了几下,说道:“他们为什么要杀你?我可是听说他们只杀一些大人物的。”
  莫五是从香港黑道最低层一路打拼起来的,右眼眼角的一道长疤记录了他的过去。他的眼睛不大,却时时透出狡诈。熟识他的人都知道,跟莫五比心计,简直是自找苦吃。
  “我也是这样认为。”森本用洪亮的声音表示了赞同。这个日本人曾经是日本柔道界公认的天才,然而他却选择了黑道,并成为了日本第二大组织黑木组织的会长。
  “萧狼,我认为,你这次被人耍了!”莫五嘲笑道,“据我所知,许擎川这个人并不是那么轻易就会答应别人要求的人。”
  萧狼惊讶的看向他,眼中写着不可思议,他又转向一直没有作声的德尔佩诺:“德尔佩诺,你怎么看?”
  德尔佩诺是个50来岁的中年人,肥胖的身体使得他看起来仿佛陷在椅中。就像文学作品中经常形容的那种脑满肠肥的奸商一样,他轻蔑的笑了笑,掐灭了手中的雪茄,说:“在我看来,这封信的确是来自死亡代理人组织,而且萧狼很有可能是他们要解决的对象之一。”
  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还要杀其他人?”森本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  “不错,”德尔佩诺扬扬手,继续说道,“那封信提到了名单,既然是名单,那么就不止一个名字。”
  萧狼点点头,德尔佩诺的分析与他之前所想一样。只不过,他现在需要的是对策——一个如何逃避追杀的办法!
  “不管有多少人,”萧狼说道,“我都不在乎。我所要说的是,五年前在德国下萨克森州茨维尔德镇发生的事情,也许很快又会重演!”
  会议室中立刻沉寂了下来,宽大的液晶屏幕定格在了三个惊恐万分的表情上。
  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28 23:55:00
  莫老五出现了哈,呼呼
  
  
  
  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30 18:40:00
  通知,今晚提前更新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30 20:20:00
  第七章 意外的拜访
  门铃响起的时候,林凡正将奶酪均匀涂在面包上。
  “这么早,会是谁呢?”房中的挂钟刚刚敲过8点的报时,林凡嘀咕了一下,对着坐在餐桌前的林菲儿微笑道,“我去开门,你先好好吃饭。”
  “好的,哥哥。”林菲儿埋头吃着饭,应了声。
  准确的说,林菲儿并不是林凡的妹妹。她是一个没有身份的女人——曾经的简璃。
  依靠暗鱼的能力吞噬了简璃过去的一部分痛苦记忆后,林凡决定给她一个新的身份——自己的妹妹。所以,他给失忆的简璃起了一个新名字,林菲儿。
  与林菲儿一起生活了两周,她也渐渐接受了自己的“身世”——自小父母双亡,被祖母辛苦抚养长大,然而后来,连祖母也去世了,兄妹两人只能相依为命,直到前段时间她遇到一起车祸,幸好只是失忆。
  门打开,外面站着许擎川和丹妮。林凡惊讶的对着两人,说不出话来。
  “不欢迎我们?”许擎川坏笑一下,侧身向房间里望去,“还是里面藏了女人?”
  林凡被他说中了心事,一时窘起答不上话来。倒是许擎川身旁的丹妮看出了端倪,转开了话题:“林凡,好久不见了。”
  林凡尴尬的笑笑,却没有让他们进屋的意思,只是简单应着:“是呀,好久不见了。”
  “林凡,你就打算让我们站在外面说话?”许擎川也不客气,硬硬挤进了房中。一进屋,就看到了正低头吃饭的林菲儿。
  “林凡,这是……”许擎川惊讶的回过头,看向略有些慌张的林凡。
  “哥,他们是谁啊?”林菲儿突然见进来一男一女,既惊讶又好奇:男的个头高高,帅气结实,一见圆领T恤上赫然印着一个“强”字;而女人则是一袭黑色套装,黑亮的卷发散在肩头,性感绝美,宛若欧洲传说中的精灵公主。
  “哥?!”许擎川听到这个称呼更加惊讶,他正要询问,却看到丹妮示意“不要”的眼神。
  林凡干咳了一下,走到林菲儿身边,对许擎川和丹妮说道:“你们应该见过,这是我的妹妹,林菲儿。”
  许擎川皱了下眉头,忽然恍然大悟般说道:“你就是菲儿啊!都长得这么漂亮了,难怪我没有认出来你。”
  林菲儿被许擎川的话说得脸羞红,眼睛却瞟向了许擎川身后的丹妮。
  “她叫丹妮,”许擎川注意到了林菲儿德目光,“我们都是你哥哥的死党呢!”
  林凡把两人让进客厅坐下,林菲儿三两口吃完东西,不好意思的跑回了房间,不再出来。
  “你们怎么突然来找我了?”林凡给他们沏上茶,坐了下来,“到底发生什么事情?特别是连你许擎川也来了。”
  “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?”许擎川撇撇嘴,作出一副不满的样子。
  “林凡,你的这个妹妹……”丹妮白了许擎川一眼,转头问向林凡。
  “她其实就是简璃。”林凡说完这句话,眼圈一红,顿了许久,才又说,“我本来以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……总之,我抹去了她的记忆,现在她不再是简璃了,她只是我的妹妹,林菲儿。”
  说这话的时候,林凡的声音几乎要被三人的呼吸声所淹没。许擎川看着他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  “而且,我还不完全清楚这五年来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林凡垂下头,微微哽咽着,“她与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  “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任何一个人的。”丹妮安慰道。
  “不,不一样的。”林凡抬起头,黝黑的双瞳茫然不知所措,“我是说,她可以改变空气的流动……那种压迫力,就像是在她的身体里有一个漩涡!”
  “这怎么可能?!”许擎川一下子站了起来,双手不觉间握成了拳。
  “许擎川。”丹妮拉了他一下,没有拉动,她看向他的脸,才发现那是她从没有见过的紧张面容。
  她还在思索许擎川的紧张原因,林凡竟也突然站起身来,用极轻的声音对两人说道:“我们被监视了!”
  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30 20:27:00
  自己坐沙发,楼下的给我顶起来~哈哈哈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31 20:21:00
  呵呵呵,今晚更新要推迟,10点以后拉
  
  
  
  话说这是一篇奇幻文,大家都还记得是吧~~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8-31 22:05:00
  第八章 意外不断
  许擎川走到窗边,向楼下望去:空荡荡的小区里不见一个人,道路边的停车位上有几辆车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  “是不是你太敏感了?”许擎川回过头,对林凡说道。
  “不会错的。”林凡摇摇头,“这种带着强烈敌意的感觉一直在我身边打转。”
  “可惜我看不到空气的流动。”许擎川耸耸肩,又问道,“对方有多少人?”
  “一个人!”林凡重重的坐进沙发中,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  丹妮坐到他身边,抓住了他的右腕,突然脸色一变:“林凡,你的心跳怎么这样快?!不要再窥看空气的流动了,快停下来!否则,你会被卷进漩涡的!你会死的!”
  “快去,去看菲儿!她一定出事了!你们……”林凡指着林菲儿的卧室,话没说完就昏了过去。
  许擎川冲进卧室,里面空无一人,只有窗户敞开着,淡蓝的窗帘随风摇曳,屋里的一切却是原封未动的样子。
  许擎川看向丹妮,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林菲儿不见了!”
  
  林凡醒过来的时候头依旧昏沉。空气中陌生的味道告诉他,这并不是他的家。
  “你终于醒过来了。”许擎川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。
  林凡撑坐起来,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
  “我在这里的临时住所,”许擎川说着,端了一杯水过来,“先喝杯水吧。”
  林凡接过杯子,突然想到了什么,急忙问道:“菲儿怎么样?!”
  “她被绑架了。”许擎川说道,“对不起,我们到处都找过了,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。”
  林凡紧紧握着杯子,脸色凝重。
  “林凡,你放心,我们一定会找到林菲儿的。”
  “擎川,告诉我,这次你们为什么会突然来找我?”林凡忽然看向许擎川,黝黑的双瞳反而更难以令人躲闪,“你们都是我的朋友,而且包括丹妮的身份在内,你们的许多事,我也都大约知道。但是为什么死亡代理人会去找你?为什么你们又来找我?”
  许擎川惊讶的半天说不出话来,他镇定了一下,才说:“这事说来话长啊!”
  他拉了把椅子坐到床边,长长叹了口气:“大约是半年前,死亡代理人组织的乔纳森给我打来电话,希望我能作为死亡执行人参与他们的一个行动。但是被我拒绝了。你知道的,我只希望可以自由地生活,所以我宁愿在国外没有人知道我的地方静静的待着。”
  “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”许擎川说着,不觉握住了双手,“大约那之后一个月,乔纳森又打来了电话。这次他告诉我,上一次的任务失败了,包括亚洲死亡代理人在内的五个执行任务的人全被灭除——灭除意味着不仅仅是他们的生命、尸体,甚至连这些人在这世界上的存在记录都一齐被人销毁了。”
  “这怎么可能?!”林凡惊讶的说道,“据我所知,死亡代理人组织从没有失败过!”
  “是的,我也是这样问乔纳森的。”许擎川继续说道,“乔纳森告诉了我制定这项任务的原因:五年前在德国下萨克森州茨维尔德镇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,整个镇子的居民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。既没有迁徙的痕迹,也没有遭到绑架或者屠杀的血腥场面。之后德国警方虽然在全国甚至连世界警察都发动起来,也没有找到那个镇上任何一个居民。最终这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悬案。然而,在乔纳森的那里,却有曾经有两个中国人到过那个镇子的记录。这份记录后来被人偷走,也就成了这项任务的起因。大约半年前,乔纳森接到报告,有人正在联络亚洲最有影响力的黑帮组织,打算筹措一个足以改变世界的计划。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,乔纳森想到了我,然而却遭到了我的拒绝。而之后派去的死亡执行人和代理人竟然全部被灭除,这更令他震惊。”
  林凡打断了许擎川的话,问道:“我不是很明白,那份记录与那些组织的计划有什么关系?”
  许擎川沉默了一下,回答道:“那份记录中,说明了那两个中国人就是你与萧狼。而且……”
  “而且什么!”林凡一把抓住许擎川的手臂,他的心突然不安起来。隐约中,他渐渐感到,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团线,将他的思绪紧紧纠缠。
  “而且把暗鱼将你作为宿主的情况做了详细分析……”
  “不要说了!”林凡忽然愤怒的叫喊起来,“你们根本不知道五年前发生过什么!!!”
  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9-01 19:36:00
  作者:小猫雪球 回复日期:2008-9-1 16:36:00
  ==================
  当然好看啦,别光留爪,人也留下~哈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9-02 22:32:00
  对不起,大家。因为电脑突然死机无法开启,所以本想改在明天更新,但是经过我的努力,呵呵,电脑终于勉强运行起来。而我也发现,委托友人前来通知明日更新的话语大约是通信的问题,友人也没有收到。
  总之,虽然很晚了,但是今天还是正常更新。
  在此向那些准时来看而失望的朋友们,错过沙发的朋友们,表示歉意。
  
  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,谢谢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9-02 22:34:00
  第九章 五年前之寻人
  德国下萨克森州的茨维尔德镇是个宁静的小镇。
  镇上的人们过着简单快乐的生活,他们相互打着招呼,问候着对方这一天的愉悦心情。
  2002年3月28日,这个小镇的宁静被两名突然到来的中国人打破了。这是两个年轻 的小伙子,二十五六岁的样子:一个个子高高的,平头,跟镇上的居民说话时总是露出阳光般的微笑,他名叫林凡;另一个中等身材,头发打理的很有条理,弯细的眼睛总带着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神色,而他清秀的面庞更似一个东方美女,他名叫萧狼——一个与外表不相符的名字。
  他们自称是中国某电视台一个探索发现栏目的记者,来到这里,只是想要找一个名叫茨威格的人。
  “你们为什么要找茨威格?”镇上唯一的警官弗林斯靠着路边的花圃架子,怀疑的打量着这两个中国人。在他的印象里,别说是电视台的记者,就连普通的外国游客都几乎没有到过这里,所以这两人的突然到来,让他略有些不安。
  林凡笑了一下,用流利的德语回答道:“因为我们听说,他曾经有过不同寻常的经历。”
  弗林斯听到这话顿时大笑起来,然后向着两人微微抱歉道:“哦,对不起。我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笑话。”
  林凡不解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
  “茨威格确实有过某些经历,但不是什么不寻常的。”弗林斯强忍着笑意说道,“他只不过是打猎的时候遇到了泥石流,侥幸活了下来。如果这也算‘不同寻常’的话——我的意思是,全国在自然灾害中侥幸活下来的人很多,这似乎算不上什么不同寻常。”
  “可是我们听说他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。”林凡说。
  “年轻人,我想你们可能被欺骗了,也许是一些话在传播的过程中被人篡改了。”弗林斯安慰似的拍拍林凡的肩膀,“茨威格什么都没有看到,当搜救队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瞎了。随队医生说,他当时的情绪很不稳定,说了许多不着边际的话。但是医生们可以确定,那不过是因为受到惊吓时产生的幻觉。”
  “原来是这样。你知道他当时说了些什么吗?”林凡问道。
  弗林斯耸耸肩膀,无奈的说道:“这我可不知道,不过你可以问问老头希策尔,他当时可是跟着搜救队一起的。他们找了三天才在树林的一个深谷里找到茨威格。”他指着远处的一栋房子,说:“就是那栋,白色的二层小房,那就是他的家。”
  “非常感谢你,弗林斯警官。”林凡微笑着握了握弗林斯的手。
  
  希策尔的白色房子与镇上其他房子相比格外扎眼。当人们都把房子刷成砖红色或者橘色的时候,这个性格古怪的老头竟然选择了白色。
  林凡与萧狼站在希策尔家的门前,按响了门铃。
  一个看起来70多岁的老人打开了门,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两个陌生的中国人。
  “你好,我叫林凡,这是我的搭档萧狼。我们是来自中国的电视台记者。我们是来寻找一个名叫茨威格的人的。”林凡伸出了手,看到希策尔怀疑的眼神,他又补充了一句,“是弗林斯警官介绍我们来找你的。”
  “又是那个坏小子!”希策尔听到这话,低低的咒骂了一句,打开门转身走了进去,“进来吧,你们想知道什么?”
  希策尔的客厅与一般的欧洲家庭无异,一个宽大的沙发,玻璃茶几,还有彩管电视机。墙壁也是干净的白色,几幅看不出真伪的油画挂在墙上,是这房间为数不多的色彩。
  “听说你是当年搜救茨威格的成员之一?”林凡问道。
  “是的。”希策尔不屑的回答道,“那是因为我跟茨威格那小子的父亲关系很好。”
  “他的父亲?”
  “已经去世了,大约在1年前。”希策尔叹了口气,“他为茨威格操碎了心,却还是没有办法改变他。”
  “为什么要改变他?茨威格怎么了?”林凡不解的问。
  “哼哼,等你们见到他就会明白了。”希策尔不满的说道。
  “那么,你能告诉我们,你们去救他那天的情况吗?”
  希策尔仰进沙发中,闭上了眼睛,似乎在追忆那曾经的一段经历。大约有那么几分钟后,他一击掌,把身子探近林凡他们,说道:“三年前,一个傍晚突然下起了雨。雨很大,我长这么大也只见过那一次。结果当天晚上,茨威格的父亲就跑来说,茨威格去镇子旁边的山林里打猎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可是雨太大了,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出去寻找他。我们打了电话求援,可是因为下雨,公路无法通行,救援队也没办法。第二天天刚放晴,我们就出去,结果发现山上发生过了泥石流,大家都很担心,可是一直找到太阳落山,也没有丝毫茨威格的消息。到了第三天,救援队也赶到了。终于,我们循着泥石流的痕迹在一个深谷下找到了快要昏过去的茨威格。那时候,他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,全身瑟瑟发抖,听到我们到来的时候,他并没有感到惊喜,反而是表现出一种极度恐惧的姿态。”
  “恐惧?”林凡皱起了眉头,询问的眼光看向了希策尔。
  “没错,就是恐惧!我绝不会记错!”希策尔言之凿凿的说道,“当时他突然不知哪里来了力气,奋力挣开了救援医生,想要逃开,却因为全身无力而瘫倒。直到医生给他打了镇定剂,他才安静下来。”
  “他当时有没有说什么?”
  “是的,他说了很多胡话,因为他当时在发烧,额头很烫。”说到这里,希策尔若有所意的笑了一下,“不过这也正是你们要来找我的目的吧。”
  林凡点点头,微笑了一下。
  “他当时不住的重复一段话:‘我进去了一个山洞,那里有很多可怕的怪物,他们要吃我,可是我跑了出来。我看不见了,但是我知道洞口就在那边,我的身后,让我离开!放开我’”希策尔缓缓说出这些话,他注意到林凡不断锁紧的眉头,心里有些不解,尽管如此,他倒是不愿多管闲事,于是继续说道,“救援队的人往他说的方向搜去,但是除了两侧的峭壁什么也没有发现。”
  林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示意希策尔继续说下去。
  “好了,”希策尔长长舒了一口气,“我所知道的就是这样。后来茨威格的老爸把他带回了家,可是他却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从此不再愿意与人共处,自己一个人跑去了树林中的猎人木屋去住。想想也难怪,一个原本开朗的人突然什么也看不到了,确实……”
  “你知道怎么去茨威格那里吗?”林凡问道。
  希策尔想了想,说:“好吧,我带你们去。”
  
楼主达夕多拉奇 时间:2008-09-04 17:01:00
  阿,谢谢大家的批评。
  果然不提前写大纲是不行的阿。
  我正在认真反省中。接下来我会好好整理大纲,更新也会继续。至于前九章的内容,修改好后我会重新贴出来的。
  非常感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