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见过的诡异事件(短小精悍版)

楼主: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19 22:12:54 点击:4284 回复:132
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

字体:

边距:

背景:

还原:

上页 1 2 下页  到页 原帖首页
楼主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20 22:02:00
  好,继续!
楼主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20 22:02:00
  十二、鬼扬沙
  我之前说过,这次支教之旅有很多奇遇,在经历了前一个故事的惊心动魄之后,我们与村长也算是顺利汇合。众人稳定了一下紧张的情绪,便向着最后一段山路进发,而此时,已是晚上八点多,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,山谷中逐渐陷入了黑暗之中,而且令人感到头皮发麻的是,在身后的山涧中,不时有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叫声传来,此刻山中也升腾起了一阵雾气,朦朦胧胧的,总让人感到一丝不安。在黑天赶山路其实还是挺危险的,一是这山中的地势很险要,稍不注意,就有可能滑下山崖。而且据村长说,这一带的山里有野猪,如果这大晚上的要是碰上一头,估计也是凶多吉少。所以,我们决定从现在开始不再休息,加快脚步,争取早点进村子。本以为有村长坐镇,剩下的路上会轻松很多,可没想到还是遇上了怪事。
楼主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20 22:03:00
  算上村长,我们一共十四个人,有九支手电,村长走在前面领路,其他人则排成一队,依次前进,由于这段路还算比较宽敞,基本没什么危险,所以村长就走的快了些,大概能落下我们三四十米的样子。就这样不知在黑夜里走了多久,忽然,排在前面的第一个同学叫了一声,就顺着山坡往下连退了好几步,坐倒在了地上,幸亏后边的同学拉了一下,才不至于滑下去。这突如其来的惊吓,让我们本已放松的神经又绷了起来,大家立刻都小心翼翼的围了上去,而村长也许是离我们太远了,此时貌似没听到喊声,还在朝前走。我当时是排在倒数第四个的,等我围到那个人的身边时,注意到在他的前方有一颗树,这棵树很小,比人高不了多少。那个跌倒的人一边拍打着身上,一边喘着粗气叫道:“这树上好像有人。。。”此话一出,大家顿时感到头皮发麻,至少我是这样。几个胆大的同学立刻跑到树下,用手电往树上照,可这棵树本来就小,而且枝叶也不多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树上空空如也,连个鸟也没有。可那个同学却是相当肯定地说,当时就在他快要走到树下的时候,忽然感觉有人从树上往他的身上撒土,而且还是力气很大的那种,这不可能是动物干的,因为这棵树很小,而且就在我们的前面,树上有没有动物是很容易看出来的,更不可能是土块自己掉下来的,因为很显然,这些土是斜着打向这个同学的,分明是有什么东西故意扔出这些土的。众人分析到这,身上都是立刻起了一层的白毛汗。
  此时,村长也快步跑了回来,他围着树下看了又看,也没弄清原因。不过此后的路上,村长却是一步也不敢离开我们这几个人了。
楼主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20 22:07:00
  在来一更

  十三、又见鬼打墙
  这次要说的,是我在支教时听说的一件怪事。
  我们支教的村子,总共有大概十七八户的人家,由于人口少,所以村民平时活动的范围也很小,而像坟地、祠堂这样的场所自然也就修在了离村子生活区很近的一片空地上。现在国家的大部分地区都流行的是火葬,这个村子当然也不例外,因此,这坟地里大部分立的是衣冠冢,也有些人家将故人的骨灰埋在这里,只有一些很古老的坟墓里才实打实地埋着棺材。虽说这坟地的阴气早已没有过去重,可还是发生了不少怪事儿。
  话说这片坟地的位置其实并不偏僻,位于村后边的一片庄家地旁边,平时大家出村办事还总能经过这里。坟地大概有两个中学教室那么大,呈长方形,周围种了一圈树,不过说也奇怪,这大山里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植物,唯独这坟地周围的树,好像营养不良一样,长势很差。再看这坟地中,除了早年间立的几块长方形的标名碑之外,其他的都是清一色的白色大理石正方形墓碑,每一块都修得很精致。不过,这些碑的朝向大都不一致,听村长说,这是因为每次立碑时,要根据当年的风水选择朝向,看得出,这里的村民都很传统,对自己的先人也很敬畏。听这里的村民讲,这坟地白天倒还正常,甚至有小孩时常来这里玩,不过晚上的时候要是路过这里,就可得多加小心了。
楼主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20 22:08:00
  这墓地最近一次闹怪事儿,是在半年前。当时有个外地的刘师傅来村子里收土豆,顺便住在了村长家。一天夜里,刘师傅出门办事,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,而又恰巧经过那片坟地。不过由于刘师傅刚到村里不久,对地形还不太了解,也不知道那一带是什么地方,只觉得那些是村子里的功德碑之类的东西。但是当他走到坟地周围时,却还是感觉有些不对劲。起初他离墓地大概几百米的距离时,就发现自己的四周不知什么时候竟渐渐地起了一层雾气。这雾不是很浓,却仿佛把周围的光线都给吸走了,让人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。而当刘师傅走到坟地边上几棵树的旁边时,才发现,这雾气好像围着他绕了个圈,竟把自己包在了当中,而周围的路此时也被雾气充斥的有些看不清,加上刘师傅本来就还不太熟悉村子的地形,这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进村的路了。
  他本想找个地方坐着歇会,等雾气散了再走,刚迈了几步,刘师傅就不敢动了,一股钻心的凉意直冲上他的脊梁骨,因为他分明听见,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响起了一阵悉悉窣窣的脚步声。这脚步声时有时无,好象是围着自己在转圈,可始终离着他有十几米的距离。刘师傅拼命地往脚步传来的方向看,可除了朦朦胧胧的黑雾啥也没有,吓的他连心脏病都差点犯了。
  此时的刘师傅确实慌了,赶紧选了一条他印象里差不多的路向前走去,可刚走了几十米,就发现自己的面前竟是一片庄稼地,地里黑漆漆的一大片,连个虫子叫也听不见。不过刘师傅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急忙转了个身换个方向疾步走去,可遇到的还是一片雾气缭绕的庄稼地,就这样一连换了几个方向,遇到的情况都一样,而他身后的脚步声也一直在不紧不慢的跟着走。刘师傅被吓得不轻,到最后干脆开始小跑着围着坟地乱窜。
  后来刘师傅眼看着实在熬不起了,就连忙给村长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。村长一听,也不奇怪,想必是这种事也不止一回出现了。拿了手电,村长就往坟地赶,到了那一看,这刘师傅满头大汗的正坐在一块石碑边上喘着粗气呢,而进村的路此时离他坐的地方还不到三十米。
楼主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20 22:09:00
  @垓下荻秋 105楼 2014-06-20 22:05:00
  刚好碰上楼主更楼了,幸会幸会,握个手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多谢支持哈,我握。。。
楼主悲伤的牛肉丸子 时间:2014-06-20 23:58:00
  楼主刚才看了会球,对不住啊,明天接着更
上页 1 2 下页  到页 原帖首页